有两个爱画画儿的孩子。

第一个孩子的妈妈给儿子一叠纸、一捆笔,还有一面墙。她告诉他:你的每一张画都要贴在墙上,给所有来我们家的客人看。

第二个孩子的妈妈给儿子一叠纸、一捆笔,还有一个纸篓。她告诉他:你的每一张画都要在扔这个字篓里,无论你自己对它满意还是不满意。

3年以后,第一个孩子举办了画展:一墙的画,色彩鲜亮,构图完整,人人赞扬。

第二个孩子没法展览,一纸篓的画,满了就倒掉,所有的人都只看到他手头尚未画完的那一张。

30年以后,人们对第一个孩一墙一墙的展览的画已不感兴趣,第二个孩子的画却横空出世,震惊了画坛。

人们把第一个孩子贴在墙上的画揭下来,扔进了纸篓,又将第二个孩子扔在纸篓里的画拾出来,贴在墙上。

书外人语:急于表现的结果往往是浮躁与浅薄,在鲜花与掌声的包围中,即使有一点深刻的东西也会渐趋庸俗。

摘自《虚掩的门》张健鹏 胡足青 主编

当代世界出版社出版


标签: none

相关文章推荐

添加新评论,含*的栏目为必填